对氢冶金发展有重大影响的欧盟政策解读

2020-10-16 08:22:00    来源:互联网      关注

  • 分享到:

    刘献东

  近几个世纪以来,欧洲一直是工业创新的先驱。在全球工业大力推进低碳转型升级的当下,欧洲钢铁工业正朝着气候中和和数字化领导者的方向迈进。9月18日,《观海听潮》探索了在欧盟“碳中和大陆”背景下,钢铁行业开启冶金技术革命的实践和成效。本期对欧盟氢冶金发展进程中有重大影响的政策进行介绍及解读。
  《欧洲工业新战略》
  作为《欧洲绿色新政》发展路线图中的关键行动计划,欧盟于2020年3月10日发布了《欧洲工业新战略》。
  《欧洲工业新战略》的实施对象是:具有全球竞争力和世界领先地位的工业、为气候中和铺平道路的工业、塑造欧洲数字未来的工业。
  欧洲工业转型的基础包括:创造一个更深层次和更数字化的市场,维护全球公平竞争环境,支持工业走向气候中和,建设循环经济模式,植入产业创新精神,技能和再技能培养,投融资转型。
  在支持工业走向气候中和的过程中,能源密集型产业将发挥重要作用。因此,实现能源密集型产业的现代化和脱碳是当务之急。为了引领这一变革,《欧洲工业新战略》明确,欧盟将支持“清洁钢”突破性技术,实现“零碳排放炼钢工艺”。欧盟碳排放体系(Emissions Trading System,ETS)创新基金将用于支撑相关大型创新项目。
  《欧洲工业新战略》还提出了5G通信和5G网络安全提案,民用、国防和航天工业之间协同增效行动计划,关键原材料行动计划等。
  欧洲清洁氢联盟
  作为《欧洲工业新战略》的一部分,欧洲清洁氢联盟于2020年3月10日发表首次声明,5月26日发布推进路线图,7月8日召开首次启动开球会。
  欧洲清洁氢联盟成员包括公司、民间组织、协会等,尤其是在行业内处于主导地位、在清洁氢领域具有重大投资潜力的公司。目前已有约250家公司和机构加入了该联盟。
  欧洲清洁氢联盟的目标是到2030年完成清洁氢产业链的技术布局,实现可再生氢(又称“绿色氢”)和低碳氢(又称“蓝色氢”)的制造、运输和配送及应用整个产业链的整合,支撑欧盟实现2050年碳中和的目标。
  欧洲清洁氢联盟指出,“绿色氢”是最终目标;以天然气为基础、基于碳捕获和储存(CCS)技术或其他具备商业价值的低碳排放技术生产的“蓝色氢”,将作为过渡阶段的形式。据了解,目前氢能源占欧洲能耗总量的比例还不到1%,且主要是碳基氢(即“灰色氢”)。
  欧洲清洁氢联盟将帮助建立整个氢价值链的投资项目渠道,促进新的欧洲氢能战略实施,特别是在投资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整个清洁能源领域的投资周期预计持续约25年。到2030年,相关投资额将达到4300亿欧元。
  欧洲清洁氢建设计划如下:
  •到2024年,建成装机容量为600万千瓦的可再生氢电解槽,“绿色氢”产量达100万吨。
  •到2030年,氢成为综合能源系统的一个固有部分,建成装机容量至少达到4000万千瓦的可再生氢电解槽并实现1000万吨的“绿色氢”产量。
  •从2030年起,“绿色氢”将在所有难以实现脱碳化的领域大规模拓展。
  欧洲清洁氢联盟将以欧盟在氢技术领域的领导地位为基础,特别是在电解槽、氢燃料补给站和兆瓦级燃料电池方面,加速有潜力的技术成熟并达到工业规模能力的进程;明确可行性投资项目计划,标识出障碍和瓶颈,并为创新项目提供支撑。
  该联盟的工作内容如下:一是支持建设和完善清洁能源产业价值链。二是加强清洁氢作为能源载体的监管框架,包括与市场规则和基础设施相关的监管框架,以及建立健全的认证体系。三是确定如何使用不同的融资工具和创新举措来支持价值链建设。四是制订投资计划。五是促进欧盟成员国间的合作,并积极参与和促进全球范围内的合作。
  目前,欧洲清洁氢联盟已经公布了重点项目的领域和清单,钢铁行业的“智能碳使用”和“碳直接避免”技术路线的重点项目均在列。
  公正过渡机制
  公正过渡机制(JTM)是《欧洲绿色新政》的一项关键行动计划,其目的是确保碳密集型产业以公平的方式向气候中和经济过渡。该机制提供了有针对性的支持,将帮助受影响最大的领域在2021年~2027年期间筹集至少1000亿欧元资金。公正过渡机制将包括3个主要的筹资来源:公正过渡基金、InvestEU(投资欧洲)的公正过渡计划、欧洲投资银行。
  6月29日,公正过渡平台(JTP)启动,以帮助各成员国制订公正过渡计划。该平台将为碳密集型地区的利益相关者提供技术和咨询支持,方便其获取相关融资机会和技术援助信息。
  需注意的是,只有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在欧盟平均水平2倍以上,且欧盟碳排放交易计划所涵盖的工厂,才有机会获得该基金的支持。
  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表示,为使欧盟在2050年实现气候中和,欧盟将充分调动各方资源,吸引投资,在未来筹集至少1万亿欧元,掀起绿色投资浪潮。
  碳边境调节机制
  欧盟内部通过欧盟碳排放交易系统对碳排放进行定价,高碳排放行业需要为每吨碳排放支付约25欧元的费用。由于外国企业不必支付这笔费用,其产品可能会更具竞争优势。这样一来,“碳泄漏”(即一个发达国家采取碳减排措施,可能会导致该国国内高能耗产品生产转移到其他未采取碳减排措施的国家)的风险也就随之增加。为避免“碳泄漏”,欧盟委员会将在2021年建立碳边境调节机制,对来自控制碳排放不力国家和地区的进口产品征收一定比例的碳税。
  2020年3月4日~4月1日为碳边境调节机制路线图的制订及问题反馈阶段。7月22日~10月28日为公众咨询阶段。欧盟委员会计划于2021年第二季度提出有关立法建议。
  围绕碳边境调节机制,欧盟委员会将制订若干政策,仔细评估每一项措施的法律和技术可行性,同时还要将世界贸易组织的相关规则和欧盟的对外贸易法规考虑在内,特别是要注重该措施与内部碳定价的互补性。
  与其他的《欧洲绿色新政》关键行动计划不同的是,碳边境调节机制一直存在争议。目前主要的担忧有:碳边境调节机制可能面临不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会引发贸易冲突等诸多问题,并有观点认为欧盟是在设置新的贸易壁垒。
  欧盟政策制订者自身也认为,不能创建“一面为欧盟企业提供补贴,一面对同一进口商品征收额外关税”的框架,应该重新审视欧盟向能源密集型行业提供免费碳排放配额的制度,撤回给欧盟企业提供的碳排放补贴,从而为即将到来的碳边境调节机制扫清障碍。
  目前来看,尽管遭受争议,但欧盟推进碳边境调节机制的决心很大,已于7月下旬发出问卷,就该机制的各种实施方案启动了意见征询程序,包括对若干碳排放密集型产品征税、要求外国生产商或进口商通过碳排放交易系统购买碳排放配额、在消费层面上对欧盟本土及进口的高碳排放产品征收碳税等内容。
  综合来看,尽管碳边境调节机制的建立面临很多困难和变数,但预计明年上半年将有实质性的进展,预计该机制将在2023年前投入运行。
  一旦欧盟对进口的二氧化碳密集型商品征收碳税,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等以燃煤发电为主的工业化国家将遭受较大冲击,可能面临国内产品成本上涨和金属产品出口难度加大的风险。中国钢铁企业要充分考虑因此带来的影响并提前布局。
  《中国冶金报》(2020年10月16日 02版二版)

(责任编辑:安阳市昱奇钢材有限责任公司)
标签:
  • 分享到:

资讯编辑:田甜 15981879377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直接决策建议。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与处理。